劳累了一年,终于歇下来了

今天,我终于可以进入度年假的状态了。

劳累了一年,身体和精神承受了很多的压力,也该歇一个像样的年假了。只是对几个重症患者还不敢掉以轻心。所以虽然说是歇年假,也不过是不再面对面的接触患者,需要照护的重症患者,还是要照护。

由工作状态转向半工作状态,对我来说,就是休假了。

武汉肺炎的疫情发展的速度令人忧虑,可惜我不是传染病方面的专家,也着实人微言轻,否则我还是很愿意投身到自己家乡的这场防疫战中去。

希望那些奋斗在一线的同仁们能够在帮助患者的同时,也好好的照顾自己。愿患者平安,也愿您们平安。

伤医的悲剧仍然在不断的发生,无论多辛苦和危险,医生们的工作仍然无法为世人所理解和接受。我个人变得比以前更加的谨言慎行了,时不时的会觉得自己活在荆棘丛中,很无助也很无力,比过去多了些不安与恐惧,少了从前曾有过的闲庭散步式的从容。

有时我会草木皆兵,分不清哪些患者是安全的,哪些患者是不安全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语言中稍有猜疑或不满,我自己便会心生惊恐,担心会有意外发生,诊疗不再如以前一样得心应手。我只有对那些认识时间已经很长的病友,才敢畅所欲言。今后我求的不是发展,而是收缩。心态也由过去的进取,转向了保守。

惶恐不安与如履薄冰,大概是今年所有的一线医护人员共同的心态。医生要有医疗事业之外的生活,否则的话太压抑了。这是一种不敢有任何差错的职业,又是一种随时都可能把自己搭进去的职业。医生面对形形色色的众生,责任很重,风险很高,医疗事业又很复杂,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这一切了,只能用一句欲说还休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过年了,愿诸位同仁们都能好好的休息一下!调整好状态,来年为那些需要帮助的病人们提供更好的帮助。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不管它有多难走,也要走下去。

苏东坡填过一首词《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海寄余生的生活,对如今的我来说,只能是想想而已了。海沉浮,身不由己,“此身非我有”是一种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只是偶尔从现实生活中游离出去,过过想象中的生活,也是挺好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