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癌症面前的理智和情感

我经常劝说那些终末期癌症患者家属放弃幻想,多关怀病人,少给病人做无益的治疗,只是很多人在情感上无法接受。

​在医疗界有一句话广为流传:有时候不做什么比做什么对病人更有益。对于绝大多数的终末期患者来说,不做什么的确比做什么更好。

对终末期癌症患者放弃治疗,做好临终关怀,既可避免人财两失,又可让患者少受罪,还可以让患者和患者家属有更多的时间共享最后的亲情时光,这是最理智的选择,只是会对很多人的情感造成冲击。

我家的两位老人,我的母亲和岳父,都是我主动放弃抢救的。岳父身上插的管子,还是我亲手拔的。我的父亲和岳母将来有一天要离我而去时,我也肯定不会做无益的挣扎,延长他们的痛苦。而我自己也会交代我儿子,不要在我弥留之际做无益的挣扎,当大限来临时,要让我有尊严的死去。

面临癌症这种威胁到人的生命的疾病时,有很多时刻需要我们在理智与情感前做一个抉择。是该听从情感还是该听从理智,我个人认为应该听从理智。在理智的前提下,最大程度的给予患者情感上的抚慰,是我们能为自己亲人们做的最好的临终关怀。

我一听到有人叫我神医或者有神化我的倾向时,马上就要给他们泼瓢冷水。老实说,我怕的就是这种失去理智,对我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的患者和患者家属。尤其是一些终末期的癌症患者的家人,无论我如何强调我对他们家人的病已经没有办法了,这些患者家人都喜欢给我戴顶高高的帽子,希望我能够慈悲为怀,救他们的家人。

当然,给患者和患者家属提供精神上的安慰也是医生的社会职责之一,但是若这种精神安慰是建立在有意或无意的掩盖事实真相的基础上,我们就不得不担心事后患者家属会有激烈的情绪反应了。

若是患者家人有清醒的理智,对患者的预后有充足的心理准备,这时候我就很愿意为患者家属提供精神上的安慰,指导并帮助他们走过这段最难熬的日子。否则的话,我一定会让患者家属知道即将会发生的不幸,让他们不要回避现实。这看起来或许有些冷酷,但是却是正确的。

当家人患癌时,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方案,最终由谁决定,这也是一个理智和情感相冲突的问题。

我一般首先尊重患者本人的意愿,然后才会考虑患属的意见。在癌症治疗的问题上,医者只有提供信息供患者判断的义务,没有为患者做决策的权力。因为治疗决策涉及到的问题很多,患者与家属的个人信仰、教育背景、人生阅历、经济条件都会对决策产生影响,这是一个非常个性化的问题。

任何一个当事人可能都会有自己的认知和选择,有时家庭内部成员的意见会大相径庭。我个人面对这个问题时的做法是,当家庭成员之间的意见纷争很大时,尤其是患者本人不同意以中医治疗时,我选择退避三舍。此时即便患者家人们特别希望我能以中医为患者治疗,我也是​坚决不涉足的。

患者去世的时候,我们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和患者家属打交道,所以患者家属对中医的认知,患者家属性格是否温和理智,这些对医生决定自己是否接手一个病人,接手的话参与到什么程度,都会产生影响。

长期以来我一直在被患者和患者家属选择的同时,也认真挑选患者和患者家属,真正被我接纳的患者与患者家属也不多。只有当大家的三观相符,性格相投时才能有好的治疗效果,所以当我知道某些患者和患者家属与我不太可能建立起好的合作的时候,我会主动退出,不浪费患家的钱财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