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伤害

周处,字子隐,义兴阳羡人也。父鲂,吴鄱阳太守。处少孤,未弱冠,膂力绝人,好驰骋田猎,不修细行,纵情肆欲,州曲患之。处自知为人所恶,乃慨然有改励之志,谓父老曰:今时和岁丰,何苦而不乐耶?父老叹曰:三害未除,何乐之有!处曰:何谓也?答曰:南山白额猛兽,长桥下蛟,并子为三矣。处曰:若此为患,吾能除之。父老曰:子若除之,则一郡之大庆,非徒去害而已。处乃入山射杀猛兽,因投水搏蛟,蛟或沉或浮,行数十里,而处与之俱,经三日三夜,人谓死,皆相庆贺。处果杀蛟而反,闻乡里相庆,始知人患己之甚,乃入吴寻二陆。时机不在,见云,具以情告,曰:欲自修而年已蹉跎,恐将无及。云曰:古人贵朝闻夕改,君前途尚可,且患志之不立,何忧名之不彰!处遂励志好学,有文思,志存义烈,言必忠信克己。

——《晋书·周处传》

周处的故事,我很早就听说过,但是可能从未想过,也许我自己就是周处一样的人。对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而言,我也许就是一个祸害而非一个友好的相处对象。人要看到自己对身边的人的伤害,真的不太容易。

纪伯伦说过一句话:“我是不会跟那种总是认为自己正确的人打交道的。”一个人如果总是对的,即便他真的总是对的,他身边的人一定也会感到很难受。因为呆在一个总是正确的人的身边,很多人都会很压抑,感受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周处一定总是觉得自己是对的,而且周处也会觉得自己为乡亲除害很有功劳,但是周处万万没想到的是,乡亲们视他为比山中猛虎和水底蛟龙更加恶劣的祸害。周处为乡亲除害,乡亲们误以为他死了,弹冠相庆,周处知道后才猛然反省,发现自己原来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受人欢迎。从此去寻找陆机和陆云,跟这二位名师学习修身律己的本领,终于把自己改变过来了,成了一个克己知礼的人。

惭愧的是,我是一个长期以来,总是觉得自己多数时候“正确”的人,是纪伯伦不愿意打交道的那种对象。这种自以为正确的感觉,总是让我充满了自信。我也总是觉得自己有理由这么自信:生活很自律,学习很刻苦,做事很认真,不贪图享受,不害怕吃苦,从小到大一直都很优秀。

但也许我这类人,正是那种很不知道收敛自己,让身边的其他人也能展示一下他们自己的优点的人。老实说,这种一直自己大放光芒,让其他人相形见绌的人,是很招人烦的。因为这种人把风头出尽了,别人在他面前不得不矮化自己。

在一个家庭或一个团体内,总会有那么一个“周处”式的人物,战功赫赫,光芒四射,就是不知道收敛,只喜欢当太阳,不喜欢当星星和月亮。其他人看他不爽,他自己还浑然不知,只觉得自己有功无过。给人造成了伤害,自己完全察觉不到。别人抱怨他,他反倒觉得别人忘恩负义。

几年前如果别人指出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可能很不服气,直朝他们吹胡子瞪眼睛。如今不用别人告诉我,我也已经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一个人。

得理时能饶人,有功劳又能自甘处低位者,均属于真正的宽厚长者,这样的宽厚长者才能令人如沐春风。人和人相处,谁比谁牛逼不重要,彼此能欢愉的相处更重要。

我的恩师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教我韬光养晦,不要锋芒毕露,几年前仍在教诲我不要总像太阳一样光芒四射,要学会像月亮一样收敛自己。直到四十岁我才渐渐的如他所愿的认识到自己的这一致命的不足,并决定痛改前非,可见育人诚亦难矣!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