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中药复方多靶点广谱抗癌的实践经验介绍

从2018年10月份开始,我在部分用其他常规的中西医治疗方法无效的癌症患者身上尝试了我自己自创的中药复方多靶点广谱抗癌的思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今做初步介绍。

我将用一本书(我正在断断续续的抽时间完成它)来对这种抗癌思路做全面的介绍,在本文中,只做一些概要性的介绍。

首先要说明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尝试。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在试着用小方剂解决癌症患者的问题,取得了一定的疗效,有部分患者甚至治疗的效果非常好。

但是有很多患者,尤其是屡经中西医治疗无效的患者,用小方剂已经很难解决他们的问题。这些患者多处于晚期,癌症出现全身性的转移。因为癌症本身对患者身体造成的损伤,加上各种中西医治疗的副作用,这些患者整体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太好,情况复杂,单纯的用一种小方剂,确实已经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

而这些患者求生欲很强,尽管从常规的思路来看,他们的预后已经很不乐观,但是只要他们基本的吃喝拉撒睡还能保持正常,而又非常诚恳的希望我帮帮他们,我都会努力帮助他们尝试一下非常规的思路,进行综合性的治疗。

因此我创制了化瘤丸、还元丹、百炼丹、多应丸、内消散结丸、清肝丸、镇风散结丸、扶正固本丸等多种抗癌的方剂。并且每隔半个月到一个月,便会根据患者的反应,对这些方剂进行一些改动。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把方剂固定下来。将来这些方剂固定下来,作用和副作用都非常明确后,我会毫不保留的把它们以某种形式公布出来,并附上我自己用这些方剂治疗癌症患者的医案。

这些方剂的成份非常复杂,少则二三十味中药,多则一百多味中药,总的组方思路是一面扶正,一面祛邪。多数患者用药在六十味以上,医者驾驭这么多的中药给患者治病是一件很累心的事情。

为了确保患者安全用药,我为每一个患者提供非常通畅的沟通方式,让接受治疗的患者能够随时向我反馈他们服药后的不良反应,并且及时的对那些出现了不良反应的患者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我对这些患者提供的是一种保姆式治疗。对危重患者,则采取全天候随时待命式的监控。

我的这些方剂中经常用到的药有:人参、西洋参、党参、生黄芪、当归、白术、茯苓、猪苓、薏苡仁、黄精、玉竹、石斛、绞股蓝、女贞子、墨旱莲、枸杞、沙苑子、菟丝子、葛根、白芷、蔓荆子、三棱、莪术、姜黄、羌活、独活、川芎、赤芍、白芍、丹参、僵蚕、蝉蜕、白花蛇、草蛇、壁虎、山跫虫、蟑螂、蜣螂、鼠妇、地鳖虫、斑蝥、干蟾衣、蟾酥、青娘虫、红娘虫、乳香、没药、儿茶、血竭、仙鹤草、白及、三七、花蕊石、鹅管石、玄参、浙贝母、土贝母、川贝母、煅牡蛎、鳖甲、瓜蒌、炮甲珠、皂角刺、喜树果、三尖杉、红豆杉、地骨皮、白薇、牡丹皮、刘寄奴、益母草、凤尾草、白花蛇舌草、半枝莲、半边莲、蒲公英、紫花地丁、天葵子、冬葵子、牛膝、车前子、车前草、苦参、藤黄、汉防己、法半夏、胆南星、海藻、昆布、青皮、陈皮、枳实、枳壳、丁香、肉桂以及部分民间草药等共约一百多味中药。

晚期癌症患者常见的症状有癌痛、肿瘤破溃出血、胸腔积液、腹腔积液、盆腔积液、癌热、贫血、乏力、食欲不振、睡眠欠佳等各种并发症。所以在组方治疗这类患者时,就针对这些患者,全面的用药,将扶正固本、以毒攻毒、消肿止痛、健脾利水、补益气血、理气除胀、安神助眠、凉血止血、醒脾健胃的各种药熔于一炉,针对患者进行全面的治疗。

我个人的经验,针对晚期癌症患者,我们很难从单一方面入手,甚至对早期的癌症患者,可能也很难从单一方面入手。用一个较大的复方,可以实现多管齐下,多靶点抗癌的效果。而且通常这样的组方思路,能够实现广谱抗癌的效果,不仅仅只能治疗某一类癌症,而是几乎可以治疗所有的癌症。

对晚期癌症患者,已经很难辨别他们的疾病属于哪种肿瘤了。因为多数患者已经全身广泛性转移,影响了多个器官,患者因为多器官的正常功能遭到破坏,任何单一的思路,都很难缓解这些患者的全部症状。

我最初对这些患者的治疗不抱太大的希望,只希望能够减轻患者的痛苦,尽量延长他们的寿命。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我创制的多种方药,缩小了很多患者的肿瘤,使部分瘫痪的患者重新站起来了,使一些濒临死亡的患者,再次焕发生机。而且,至关重要的是,在一些患者身上,这些方剂的疗效具有可重复性和可持续性,它们的疗效不只是偶然的现象。

实践证明,即便常规的手术和放化疗对他们已经无效,这种大复方的中药方剂,仍然对他们有一定的效果。有很多病情已经被控制住的患者,现在的生存状况良好,短期内并无死亡的迹象。我要求患者每隔一两个月去医院做一下影像和血液方面的复查,以确定疗效。有些患者的肿瘤在持续的缩小,有些患者的癌指标在持续的下降。相对于放化疗的副作用来说,这种中药复方的副作用小很多。

当然,这种多靶点的广谱抗癌的中医复方大方剂也不是万灵丹,并不能解决所有患者的问题。大量的患者满怀希望的来找我,最后治疗了一段时间后,也是不可避免的要失望而去——对这些患者来说,我个人的疗效只能用“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来形容。每当看到那些治疗失败的患者很失落的离开,我内心里还是充满了愧疚之情的。这也促进了我不断的改良自己常用的这些方剂,以尽可能提高其有效率。

客观的说,目前我自己尝试的这种治疗思路的有效率并不高,很难令我自己满意。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绝大多数找到我的患者,已经屡经各种中西医治疗,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非常难治以至于被其他医生放弃治疗了。正如我之前写过的一篇文章所说的那样,多数患者,找到我,是走到了人生的最后一站了。

如果我用这种方法来治疗那些分期尚早,身体状况尚好,未经其他医疗手段治疗,身体未被破坏的患者,会不会有更高的有效率呢?因为找我的这类患者实在太少,所以我很难给出结论。我也很难拿这些患者的生命来冒险,多数分期较早的患者,我都会劝说他们采取综合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手段,以提高治疗的有效率,争取更长的生存期。

对于癌症,我没有必胜的把握,无法给任何患者打包票,也不希望耽误任何患者的治疗。所以从医学伦理的角度来说,也只能是尽可能的遵守循证医学的规律,向患者提出包含中西医全套的抗癌方案在内的最保险的治疗建议。

在用中医理论对肿瘤患者的病因和病机的诠释方面,我逐渐形成了较为务实的风格。晚期癌症患者的症状实在是太明显了,他们迫切的需要缓解他们正在遭受的痛苦。

所以,我是按照“对症用药”的原则,遵循“有是证,用是药”的用药规律,给患者用药。由于这些患者的症状,通常很难靠简单的方剂取效,我只能是使用复杂的,将多种有相同或类似效果的药物或方剂联合使用的方法,来争取疗效。

临床实践总是比理论研究困难,前人说“千方易得,一效难求”,临床治病真的比从事基础医学研究痛苦,因为在理论上我们认为可能正确的治疗方案,在实践中可能一点效果也没有。没有效果时,面对失效的患者,临床医生就很尴尬。

唯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总也有部分患者用药后有效。这些患者多数已经处于走投无路的状态,一旦治疗有效,也就意味着他们的生命能够得到延续。

我认为用中医大复方,进行多靶点的抗癌实验,是值得重视的一个研究方向。癌症非常难治——当然,总有少数狂妄无知之徒,藐视癌症,而且有些甚至否定存在癌症这种病,这种人要不就是脑子有病,要不就是存心欺骗少数分辨能力不强,心理脆弱的患者。

癌症是一种克隆加进化的疾病,癌细胞不但能无限复制,而且癌细胞非常聪明,它能不断的变异,以对抗我们对它的打击。癌细胞一旦发生变异,就会导致此前用的一些有效的药,在使用了一段时间后会产生耐药性。癌细胞一旦发生变异,会对中西药都有耐药性。所以,用简单的小单方长期控制癌症,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即便有成功的案例,也只能是比例无限接近于零的个案。

大复方用药多,可以从多个角度对癌细胞进行打击,同时提升患者身体的正气。这种多靶点用药——多达几十味甚至一百多味药的用药思路,可以让癌细胞即便发生变异,也不容易从这种复合的药物的利爪下逃逸出去,这是大复方多靶点抗癌思路的优势。

大复方用药,尤其要注意安全问题。特别是用到了很多以毒攻毒的中药时,就要注意控制好剂量。我一般是采用丸散膏丹来代替汤药,因为丸散膏丹容易控制用量,患者可以循序渐进式的逐日加大用量,一旦身体出现不耐受的现象,只要减少用药量,副作用就会降低很多,甚至完全消失。即便是毒药,只要将剂量控制好,对人体的损伤也是非常有限的。

兹以我治疗的部分患者为例来说明这种治疗思路的效果。

案例一: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周某

患儿周某,湖南娄底人,2010年2月份出生,2017年7月,患儿母亲发现患儿肩膀一边高一边低,去医院就诊,未发现骨科问题,后在湖南省儿童医院发现腹部巨大型肿瘤,遂到北京儿童医院就诊。

患儿在北京儿童医院被诊断出患有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因为肿瘤太大,无法手术根除,在北京儿童医院做过两次姑息手术(北京儿童医院病历号:0175288),术后化疗。化疗无效,病情进展,北京儿童医院医生建议放疗,但是坦言放疗有可能导致患儿瘫痪,因为肿瘤压迫,患儿已经出现了脊柱侧弯,医生担心该患儿不久后可能会因为肿瘤发展而瘫痪。

2018年7月13日,患儿在其父母的陪伴下向笔者求诊。问诊得知,患儿从小大便呈羊粪状,每七日大便一次,颗粒状,很硬。从四岁半开始父母感觉孩子发育不正常,但是未注意。盗汗严重,夜间发热,不爱喝水。患儿的祖父患肺癌去世。脉细数。

综合患儿的症状,笔者认为患儿适宜用青蒿鳖甲汤、二至丸、六味地黄丸等滋阴退热药。遂处方:

青蒿6g(后下),炙鳖甲12g,知母6g,牡丹皮9g,地骨皮9g,生地黄12g,墨旱莲10g,女贞子10g,茯苓20g,猪苓10g,炒薏苡仁15g,焦三仙各15g,每剂服用两日,早晚各服用一次

中成药:六味地黄丸(同仁堂)按照成人三分之一的量服用;复方斑蝥胶囊(贵州益佰)一日两次,一次1-2粒;内消散结丸(自拟方)一日两次,一次4粒;化结丸(自制)一日三次,一次5-10粒

后因患儿无法长期服用汤药,遂基本以丸药为主。患儿每三个月到北京儿童医院复查一次,每次在上方的基础上进行加减,病情基本稳定,未再进展。

2018年10月份后,笔者决定用还原丹为主,配合其他成药,联合使用了九十多味中药,对患儿进行治疗。患儿的疗效开始更明显,至最近的几个月,患儿身体各处肿瘤均在同步的明显缩小。目前患儿正常上学,近一年除服用这些中药外,未进行任何西医治疗。

案例二: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李某

患儿李某,2012年8月30日生,2018年1月4日初诊。河北廊坊人,长期生活在廊坊香河。患儿两岁半时患神经母细胞瘤(四期高危,原发部位纵隔,已经骨髓骨转移),手术前化疗五次,手术后化疗十六次,化疗结束后放疗。

患儿久经手术和放化疗治疗后,免疫功能低下,造血功能很差,出现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已经不能再进行化疗等治疗,遂至河北本地某中医处治疗过一段时间,肿瘤迅速进展,无奈之下,向笔者求诊。

患儿脉细数软无力,眼睑淡白,头发黄且稀少。就诊前于2017年12月25日在北京儿童医院做b超检查(检查号:201712250172)显示:胸前区胸后壁探查纵隔区,右侧肩胛骨下角旁胸后壁,胸腔一侧瘤灶,范围:4.9×0.8×1.8cm,左侧胸腔肺组织内可见小结节,大小:0.4×0.3×0.3cm。双侧肋隔主动脉后方瘤灶,范围:1.9×0.5×1.2cm。

综合分析后,笔者认为应对患儿采取攻补兼用的方案进行治疗,遂处方:墨旱莲10g,女贞子10g,菟丝子10g,沙苑子10g,枸杞子6g,生黄芪30g,当归6g,三棱6g,莪术6g,蝉衣3g,炒僵蚕6g,片姜黄3g,大枣5个,白芨6g,茜草6g,阿胶3g(分三次冲服),焦三仙各6g

中成药:去甲斑蝥素片 一次一片,一日两次;内消散结丸 一次2-4丸,一日两次;多应丸 一次 2-8丸,一日3-4次;西黄丸 一次3-6克,一日一次,临睡前服用

每服5日停药2天,遇感冒停药

忌口:海鲜 柑橘类水果 牛羊肉 腌菜 烧烤 辛辣食物

后也因患儿无法长期服用汤药,改汤药为丸药,基本按照这一思路,每隔两三个月复诊调方一次,治疗到8月份,患儿的肿瘤明显缩小。但是此后又开始对此前的用药耐药了,肿瘤一度反弹。

至去年11月份开始,笔者以还原丹为主,用药一百多味,对该患儿进行治疗。患儿的肿瘤再度缩小。目前该患儿生存状况良好,正常上学生活,仍然在进一步治疗中。

由于笔者多年来治疗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数量特别多,所以在还原丹显示出良好的效果后,笔者开始在神经母细胞瘤患儿身上扩大使用范围,后又有多例患儿取得了明显的疗效,肿瘤缩小,神经元降低。在此因为篇幅问题,不再列举他们的医案。今后笔者在自己的专著中,会尽量提供更多的医案。

案例三:脂肪肉瘤患者赵某

赵某,男,山西人,2018年4月17日初诊,患者因患脂肪肉瘤,已经手术两次,身体偏胖。身体上有蜘蛛痣,血糖高。大便一日两次,偶尔不成形,小便基本正常。目前脂肪肉瘤再次复发,且发展速度很快,一个月长三厘米。其家人希望尽量减少手术频次,遂决定用中医治疗。

遂处方:内消散结丸(自拟方);去甲斑蝥素片(华北制药);参合丸(自拟方);平消片(西安正大);格华止。

此后患者复诊过一次,用药思路略有调整。患者的脂肪肉瘤仍然在生长,但是发展的速度已经慢了很多,接近每三个月增长一厘米。患者家属咨询之前手术医生,手术医生认为这种肿瘤频繁手术,也无法根治,手术次数太多不好。遂让患者服用中药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长大到无法控制的程度,再行手术。

到去年底,笔者自拟的还原丹(当时成份已经有77种)已经在部分患者身上初有成效,决定让此患者单独使用还原丹。

用还原丹约三个月后,患者去复查,肿瘤明显缩小,患者家人非常兴奋,决定继续中医治疗,观察疗效。接着单独使用还原丹(但是成份在不断的增加,至最近的一次用药已经多达106种),最近的一次复查显示,患者的肿瘤在持续缩小,效果显著。

案例四:脂肪瘤肉患者石某慧

男,1989年生,2019年3月15日初诊,湖南怀化人,脂肪肉瘤患者,未婚。否认家族中有类似病患者,否认传染病史、肿瘤病史、冠心病、高血压及糖尿病史。左脉细弦无力,右脉细弦无力,口干不苦,手脚冰凉,月牙基本没有,冬天耳朵很冰。

患者2013年因为右下腹部疼痛去医院检查,医生怀疑为前列腺炎,服用中药无缓解。后辞职,继续服用六个月中药。后来2014年有一次患者自己发现右侧腰部有肿块,疼痛。CT检查发现脂肪肉瘤。2015年在湖南省肿瘤医院手术切除(腰椎部位),但是右下腹部仍然疼痛,仍然服用中药,医生还是按照前列腺炎中药治疗,后患者休养一年。

2017年患者参加工作,上半年右下腹部仍然疼痛,前医仍然按照前列腺炎对患者进行中医治疗,工作两个月后发现右下腹部疝气,行手术补疝治疗。

2018年6月复查时发现复发,当时体力较差,不肯手术。2018年10月份在湖南省肿瘤医院手术。手术后发现为黏液性脂肪肉瘤。2019年3月11日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CT检查发现脂肪肉瘤再次复发,平第4腰椎至骶椎上份右侧竖脊肌见极低密度灶,形状不规则,边界欠清。

第二次手术时伤及神经,导致右脚长期麻。舌底无明显瘀紫现象,舌干,苔白。胸肋无胀满不适感。大便不成形。患者服用桂圆等热性食物,立即会上火。患者自己长期用苹果和葡萄干蒸鸡蛋,大便成型,一日两次。最近几天小便颜色黄,味道大。

西医认为患者此次复发的肿瘤不太好切除,患者遂找笔者就诊。

初诊处汤方杏仁6g,白蔻仁10g,薏仁30g,清半夏12g,飞滑石粉30g(包煎),竹叶10g,栀子10g,生水蛭10g,地鳖虫10g,虻虫10g,桃仁10g,川大黄6g,白通草10g,厚朴10g,片姜黄10g,僵蚕10g,蝉衣6g,乳香10g,没药10g,北豆根30g,焦三仙各15g

中成药:化瘤丸(自拟方) 日二次,每次30-80丸;化结丸(自拟方)日三次,每次10-20丸;内消散结丸(自拟方) 日二次,每次8-12;平消片(西安正大) 日三次,每次4-8片

患者服用上述药物后,副作用很大,症状未见改善,且有加重现象。笔者决定给患者单独使用还原丹试试。患者服用还原丹半个月后,各种症状明显缓解,此后每隔约半个月,症状再次明显减轻一些,至今已经基本无临床症状。因为对这种疾病,西医已无太好办法,患者也懒得去检查,遂一直在持续的服用还原丹,过着基本正常的生活,目前继续治疗中。

脂肪肉瘤是笔者治疗的人数仅次于肺癌和小儿神经母细胞瘤的一种癌种,笔者发现这种多靶点广谱的复方中药丸剂对脂肪肉瘤有效后,也开始在脂肪肉瘤患者群体中推广使用。疗效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此外,笔者还将还原丹、化瘤丸、化结丸等多种按照这种大复方的思路组方而成的抗癌方剂用于乳腺癌、宫颈癌、卵巢癌、肺癌、胃癌等多种肿瘤的治疗,都有成功的案例。

另笔者按照中医药的归经理论,在家师的祖传秘方的基础上,将五十多种对脑部有效的药组合在一起使用,创制了镇风散结丸这种方剂,专用于治疗脑瘤或者脑部转移瘤的癌症患者和癌痛患者,均有不少有效的病例。限于篇幅,笔者不再在本文中展开,今后将专门撰文介绍笔者治疗脑瘤的经验。

这些案例说明,笔者所尝试的这种大复方多靶点抗癌的思路,确有一定的有效率。考虑到笔者治疗的癌症患者,多数属于现代医学已经无可奈何的患者,能够取得这样的疗效,实属不易。所以这种治疗思路是有探索下去的意义的。

当然,要想将这种治疗思路完全解释清楚,需要一本书,而不是一篇文章。笔者除了撰写这篇梗概性的文章之外,还会完成一本专著的写作,以更详细的介绍笔者的组方思路和常用药的功效、性能和副作用。

笔者在这种思路上的探索也是刚刚起步,今后将继续摸索,不断的改良配方,争取创制出有效率比现在更理想,副作用比现在更可控的方剂来。也希望一些有志之士,能够在这条思路上做一些思考和探索。

我此前在新闻报道中看到以色列一些科研人员也在尝试多靶点的以毒攻毒的治疗癌症的思路,据说也有不错的疗效。但是因为这些研究者对自己的科研成果保密,未能了解到更详细的情况。不过看到他们的这种思路和我自己的思路高度吻合,还是非常感兴趣。

中医的整体观是一个难得的优势,笔者所尝试的这种综合的大复方多靶点广谱抗癌的思路,是结合了中医的整体观,从扶正和祛邪两个角度着手,而且兼顾到晚期癌症患者多方面的症状的。或许,这种思路比单纯的多靶点以毒攻毒的思路更有可取之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