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疗癌症的理法方药(序)

​我一直不揣谫陋的想写一本中医治疗癌症方面的专著,把我多年的阅读和临床所得系统化的整理一下,以供其他人参考。

但一来总觉得自己水平还不够,不敢轻易撰述这样的专著,二来因为工作实在太忙,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件事情,所以这个计划被搁置了很久。

近年来开始意识到时不我待,这项著述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可能需要耗时十多年甚至是我余生的全部时间才能完成,不趁着年富力壮开始启动,大概这样的人生理想是实现不了的。

我见过很多临床疗效卓著的医生,一辈子也很有愿望要撰著一本医书出来,但是却多数因为精力不济而不得不作罢,其一生的宝贵的医疗经验得不到广泛的传播,实足遗憾。

我长期研究癌症的治疗,尤其在中医治疗癌症方面着力最多。癌症作为现代社会的一种高发病,正在困扰着无数的家庭,包括我自己的家庭,我的母亲就是因为癌症不幸早逝的。她的早逝令我悲痛不已,也坚定了我研究癌症和治疗癌症的决心。

我本来是一个理工科生,虽然家族中一直有中医和青草医的传承,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更加的崇尚现代医学。

直到我自己身患哮喘等顽疾,在北京上海找遍了中西医方面的名医,其中有一些甚至是院士级别的大医生,仍然无济于事,最后自己不得不中西医并学,靠着包括运动和医药在内的综合的方法,解决了自己的一些健康方面的问题,才开始渐渐的消除对中医的偏见。

我现在对中西医均无偏爱,如果时间足够,我会尽可能多的阅读中西医方面的各种经典著作,丰富自己的医学知识,甚至会阅读大量的看来与医学无关,实际却与医学息息相关的人文社科方面的著作。

一个人只有广泛的阅读,日积月累各种知识和经验,才能逐渐的扫除自己的盲区,使得自己成为一个不受偏见和傲慢情绪左右的狭隘之人。

但是我为什么要专门来写一本中医治疗癌症而非西医治疗癌症的专著呢?

这是因为我在实践中确实领略了中医药对癌症患者的作用,同时也深切的感受到中医药面临被边缘化的现实困境,所以非常希望能够为中医药的继承与发展,贡献一点力量。

日本的汉方医学家汤本求真先生在其著作《皇汉医学》中写过这样的一段话:“余实一中西医学之折衷主义者,欲助发西医所长而弃其所短,更益以中医之精粹而为综合新医术之导源,此予志也。然今独力扬中医者,因此学衰微,仅保余喘,行将废灭,故特发挥其独擅之长认为当务之急,而举西医所短,乃比较讨论上不得不尔者。余岂好诋西医以为快哉?”

我对汤本求真先生的这段话很认同。

日本从明治维新时代开始,立法废除发源于中医的汉方医,此后日本的汉方医学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为了逆转汉方医学颓败的局面,日本汉方医学界的很多杰出的医生,不停的大声疾呼,遂使得汉方医学于近现代在日本终于有所复苏。

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西方列强打开中国国门后,西方的科学技术也涌入了中国,中医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从清末开始,就不断的有人呼吁废除中医,直至今天,仍然不乏大声疾呼废除中医者。

但是中医在中国有非常深厚的群众基础。中医是一门古老而常新的医学,是世界上传统医学中最特别的一种,直到今天它仍然有旺盛的生命力,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中医确实有实际的疗效,在治疗各种疾病时,能够发挥作用。

不可否认的是,人类的医学一直在进步,现代医学作为主流医学,在治疗重大疾病方面,具有很大的优势。尤其在治疗重大疾病的成功率上,更有传统医学难以比拟的优势。

所以我撰述这样的一本著作,并非为了否定西医而以中医为独尊。乃是希望在现代主流医学昌盛发达的今天,为中医药的存留和发展留下一些东西,供广大医务工作者和患者在治疗癌症时参考。

我个人非常的不愿意参与到中西医之争或曰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之争中去。

作为病人,老实说,如果我们在现代医学中没有获取到我们想要的帮助,仍然固执的拒绝传统医学的帮助,那么我们不是明智,而是愚蠢。

传统医学之所以仍然有大量的信众,也正是因为现代医学尚不能解决全部的医学问题。如果未来医学发达到不需要传统医学就能解决人类全部的健康问题的话,我想传统医学自然就会寿终正寝。

我一直认为一个真正的学医人是没什么好骄傲的,因为我们一生注定了要经历无数次的失败。

医学天然的不确定性决定了我们虽然也能成功的救治部分患者,但是却没有办法救治每一个患者。每个医生能治好一半的求诊者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如果一个人学医了,依然充满了傲慢与偏见,我只能说这样的学医者学得还很浅,还需要更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更广博的学习,来扫除自己的盲区。

我们只有把自己化作一滴水,汇入海洋才能成其大。我们每个人都如蝼蚁一样渺小,都如沧海一粟一样微不足道,但当我们所有人的力量汇聚到一起时,就非常的了不起了。我是不主张在医学上因个人的偏好而攻讦其他医学流派的。

我们学医人,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应该把自己的医疗经验奉献出来,把自己失败的教训也奉献出来,供其他人参考与借鉴,正如我们每天都在参考和借鉴别人的经验和教训一样。

古往今来的医生都是一个共同体,没有必要互相攻讦和歧视,而是应该互相学习,取长补短。

早在两千多年前,太史公司马迁在撰写史记时就清楚的认识到“人之所病,病疾多;而医之所病,病道少”,这句话的意思是普罗大众最头疼的是疾病太多,而医生最头疼的是自己掌握的医术太少。

太史公已经认识到一个医生只有摒弃门户之见,广泛的学习医学知识,才能更好的为患者服务,我们为什么认识不到这一点呢?

如果一个学医的人能够终生不倦的学习、临床和著述,博采众长,以利苍生,那他不但可以在生前救死扶伤,还可以在他死后继续救死扶伤,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学医人应该肩负的使命。

从大的方面来说,我们整个人类都是一个共同体,我们共同应对饥饿、疾病和灾难,并在这个过程中发展出了农业、科学、技术和医学,这一切都是人类共同智慧的结晶,也是人类共享的财富。

我们从茹毛饮血的时代走到今天,人类从人均寿命仅十多岁发展到现在的近百岁,这些与古往今来众多的耕耘在医学领域的同胞的创造与奉献有很大的关系。

正如我们的祖先为我们寻找到的诸如稻谷、麦子等食物依然是我们餐桌上主要的粮食,可以为我们充饥一样,我们人类祖先在实践中寻找出的各种治疗疾病的经验,也还可以为我们治疗很多的疾病,有些我们现代医学无法解决的问题,传统医学却可以发挥作用,不能因其古老而轻视它。

但我也极力反对崇古主义者唯古中医独尊的论调,由于我们中国历来都有敬天法祖的传统,所以总有一些人不愿意面对人类医学在不断进步的现实,认为古老的中医才是最高级的医学。

这些中医迷根本听不得任何对中医的批评性言论,只要稍有触及,便会立即回击,这种态度是不可取的。有批评才会有进步,一个真正的临床医生一定会认识到自己所学到的理论并不完美的事实。

实际上,直到今天,尚没有多少医学理论可以称得上是绝对正确的真理,基本上都只是有部分道理的医学假说。我们这些医学工作者应该不断的将这些假说中不合理的部分剔除,不断的创新,在继承的基础上谋求发展。

正因为秉承这样的认识,我撰写这本书,其目的不在于鼓励癌症患者放弃现代医学的治疗,而仅靠传统中医来治疗。

我希望我的读者们能够理性的认识到,我们既无需过度迷信包括中医在内的传统医学,亦不宜轻视中医的作用。

在治疗癌症时,可以把中医药当作综合康复方案中的一部分。对部分排斥现代医学或者屡经现代医学治疗无效的患者来说,选择单纯的中医治疗也是可行的选择之一。

理、法、方、药是传统中医理论体系的四大柱石,只有全面掌握了中医的理、法、方、药知识,才能运用好中医治疗疾病。

所以本书将按照中医的这一传统来组织文字,以便将中医治疗癌症的相关知识构建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本书分四部分:医理、治法、方剂、药物,分别阐述中医治疗癌症的原理,治疗方法,常用方剂和常用药物(包括各种中成药)。

本书试图向读者全面的介绍癌症以及各种癌症并发症的中医治疗思路和临床用药方案,因此在篇幅上可能会很大,笔者写作和读者阅读起来耗时都会很长,还望读者诸君见谅。

本书在撰写的过程中会引用古今中外的大量的医学文献,既有中医的文献也会有西医的文献,笔者将尽量对引述内容的来源作出说明,但是撰述的过程中可能会有遗漏的情况发生。如有疏漏,希望被引用的内容的原作者见谅。

由于笔者水平有限,难免挂一漏万,不足之处,尚请方家指正。

另正如笔者在前文中所述过,绝大多数的医学理论尚只是一种有部分道理的医学假说,并非绝对正确的真理。笔者在本书中所提及的各种理论和观点,也不例外,读者诸君需要以理性而非迷信的态度来看待这一切,欢迎各位提出批评和否定意见。

是为序。

周志远 2017年8月4日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