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终末期癌症患者放弃治疗是一种人道主义

癌症到了终末期,任何治疗手段所能起到的作用均是有限,起死回生的希望渺茫,但是很多患者家属仍然不死心,还是希望治愈患者,四处求医问诊。

以前每当碰到这类情况时,我总会劝说患者家属放弃治疗,因为从循证医学的角度来说,继续治疗没有任何意义,不但浪费钱财,而且还会给患者带来痛苦,尤其是一些创伤性的治疗,更是让患者苦不堪言。但是患者和患者家属多抱有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依然不放弃各种无望的治疗,这往往给了一些骗子可乘之机,同时也给患者的身体造成了很不人道的伤害。

在我自己的母亲人生的最后时刻,我是冷静的。也许凭借现代科学,凭借我自己的医术,我还能有办法让她再多活几个月,可是这多活下来的几个月,除了忍受最深的苦楚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我知道她将受尽各种折磨,最终痛苦的离世。

所以这些年我虽然为自己的母亲没能得救而悲伤过,但是却也为她没有受太多的罪而感到很安慰,她在离世前的两天,还能出去看人打打牌,离开人世就像是突然之间的事情。没有遭遇多数癌症患者人生最后的阶段的种种更为严重的折磨,无论是于她自己,还是于我们家人,这都是一种最大的安慰。

我的岳父离世前,我亲手拔了插在他身上的胃管和氧气罩。我既是他的女婿,也是在他眼前坚守到最后一刻的一个医者,眼见他已无回生之希望,我不愿意再看着他遭受人生这最后的一场罪。我岳父临终前,含笑而逝,他是我见过的对待自己的死亡最洒脱的一个人。

如今我常常要面对一些在绝望中做最后的挣扎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他们来咨询我的意见时,有时我会直言不讳的劝说他们放弃任何抢救性治疗,让患者尽早自然的结束生命,因为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这是让患者受罪最少的方案。

但是这种建议不容易被人采纳,所以后来我逐渐只对那些对我本人极为信任的患者家人说这类话,因为那些不信任的人,会觉得一个医者提这样的建议,非常的残忍。

我的堂伯母突发中风,我赶回去看望她时,她已经在我们湖北省人民医院的ICU病房里,没有办法自主呼吸,要靠各种精密的医学仪器支撑她维持基本的生命体征。我极力劝说我的堂哥放弃这昂贵而又残忍的治疗方式,但是他认为这是不孝,一定要坚持。到最后,我的伯母受了不少罪,半个月后终于还是离世了。

我们中国人有种愚孝的精神,这种精神常常会发展到不理性的程度,这样的愚孝并不值得鼓励。敬畏自然规律,尊重生命本身,需要更多的从人道主义的立场上,而非近乎愚昧的孝道上去考虑。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