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越来越像传销,传销越来越像宗教

宗教总是在发展的过程中,路越走越邪的。

如今中国的各种宗教组织,越来越像传销了。而传销组织,则越来越像宗教了。在一个很多人灵魂空虚的年代,宗教和传销乘虚而入,攫取信众的灵魂,搜刮信众的腰包,宗教讲师和传销组织的讲师,都能头头是道的说服信众投入到他们的组织之中,很多人被洗脑后,抛家弃子,去跟随导师们从事伟大的事业。

很多宗教信徒也和传销分子一样,自己掉进坑里,自己傻掉了,还希望别人和他们一样傻掉。有一些迷信进去后,就拼命的希望说服自己身边的人,也迷信进去。尤其是,几乎一切宗教在中国,都会被吹嘘成能治病,在癌症圈子里,很多人相信念经可以治好他们的癌症。结果一些极度迷信者,排斥上医院,治病仅靠念经。

我是不反对从宗教中学习点智慧的,我自己也一直这样干,批判继承宗教中的精华,是我毕生的爱好之一。但是我真心不觉得宗教教义中的那些精华内容是什么“无上正等正觉”,是什么至高无上的真理,充其量也不过一些哲学常识而已,有一些见地还未必高明到哪里去。

说实话那些傲慢的认为自己信仰的宗教教义至高无上的家伙,只不过是在文史哲方面见识太少了而已,因为浅薄无知,所以狂妄自大。

中国的宗教,就是一巨大的垃圾桶,藏污纳垢,里面装着各种垃圾,所以宗教徒脑子中,装着很多思想垃圾。但是他们还悲天悯人的,不自量力的好为人师,希望用这些思想垃圾来教化别人。并且仗着人多势众,不容任何人批判他们,奴隶的命,极权的心,可笑之极。

中国网络上,各种奇谈怪论的宗教徒多得数不胜数。你要批评他们传播的内容虚假恶心,他们认为你作为世间人,不懂出世间人的出世间法。

你既然是出世间人,跑到世间来这么欢畅干吗?无非不过修庙要钱,吃饭要钱,穿衣要钱,治病要钱,自己又不愿意劳动,所以在世间发展点信众,让人供养你们,解决你们的衣食住行而已,岂有他哉?

很多被洗脑的宗教徒,和传销分子没什么区别,脑子纯属坏掉了,不再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已经成为虔诚的护法,动辄组团谩骂批评宗教的人。你的确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但是社会大众对你们在社会上传播各种歪理邪说,也有批判的自由,这种言论自由是法律赋予的。不要拿什么地狱啊、报应啊来吓唬人,对非信仰者,你们这一套既可笑又无耻。

至于说要人们尊重你们的信仰,尔等四处扩散我们这些无神论者不认可的神神鬼鬼之类的东西,算不算不尊重我们的信仰?动辄诅咒和看不起异教徒,斥之为外道恶魔算不算冒犯他人的信仰?你们这些有神论者蔑视无神论者的道德素养,自以为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是不是傲慢和冒犯无神论者?

我没看出来无神论者道德素养多差,历朝历代,拯救民众于深水火热之中的英雄烈士们,多数是无神论者,倒是每每国难当头,大多数的有神论宗教徒都躲在庙宇里,诵经修心躲避战祸,同时还不忘伸手向信众要吃要喝的,既懒惰又贪生怕死,同时自己标榜自己为道德宗师。

在西方的宗教国家,一直都不乏批判宗教、促进宗教解放者,西方社会是在这种批判中进步的。在西方,以嘲讽基督教等宗教为主的“飞天面条神教”受到了很多网民的欢迎,发展迅速,现在影响力逐渐波及全世界。这个黑色幽默的“神教”揭穿宗教的各种谎言,实在是深得我心,我很建议反宗教者去百度一下,了解一下。

佛教徒极爱诡辩,在佛教丑闻满天飞的年代,动辄要求人们缘佛教光明的一面,不缘佛教黑暗的一面,无非不过不敢正视自己的丑恶,只想听赞美,害怕被批评,怕减少了收入而已。

说什么看到别人黑暗者,自己内心是黑暗的。尔等既然认为别人内心是黑暗的,算不算是在看到别人黑暗?既然也是在看别人黑暗,按照尔等的谬论,尔等自己的内心是不是也是黑暗的?诡辩之术,人人皆会,只是懒得和尔等这帮吃饱了闲着没事做的浪费时间去。

我的祖母是个虔诚而又迷信的佛教徒,我小时候,她经常在家里斋僧布施,所以我从记事开始,就不断的与祖母的“师兄”、“道友”们接触。村子里佛教信徒有几个,当时几乎是以我的祖母和我邻家的一个老太太为首的,各种斋僧活动都由她们来牵头。

我邻家的老太太一生虔诚信佛吃素,下场可谓惨矣!最终是家破人亡,自己也掉进水里淹死了。按照佛教的理论,这是因为前生的业未消尽,呵呵,和一群诡辩之徒在一起,怎么着都会是他们有理。

我的父亲对佛教徒十分反感,每次看到祖母又领回来一些新的师兄和道友们,就会大发雷霆,有时是咆哮着下逐客令,有时是直斥佛教信徒们愚昧无知,最温和的态度大概也是一脸鄙夷的对待她们了。

小时候我不是很理解我的父亲,总觉得他过度暴躁,如今渐渐能够理解一些,虽然不是很认同他的不礼貌的行为,但是觉得父亲在价值取向上是正确的。因为我自己与一些宗教徒接触后,见得最多的就是他们言行不一,表面慈悲内心睚眦必报,责任心差,贪婪懦弱,嘴巴奇臭还在口口声声标榜自己修善心,中国的宗教界藏污纳垢的能力非同小可。

当年太虚法师极为希望改革中国佛教,整顿佛教内部的混乱,净化中国佛教教内的肮脏,不过遗憾的是,这个目标不太容易实现。而弘一法师毕生弘扬律宗,也是痛感中国的佛教徒们表里不一,觉行不能合一,弘一法师甚至在出家一段时间后,深感宗教内部不如世俗纯粹想还俗。这种感受,印光法师也是深有体会的,印光法师文钞中,就明确的提及,今日出家者,反不如在家修行有意义。

这些都是极有心肝的真正的看到真实世界里佛教流毒的佛教高僧,他们能痛心疾首的看到佛教危害人间的一面,能够真实面对而不是靠诡辩术来进行狡辩。我们中国的佛教徒,太多只会狡辩,轻薄无行,徒逞口舌之利,对现实苦难毫无心肝,纯属一群麻木不仁的自以为是的伪信徒。

经济学家周其仁的博客名叫“真实世界的经济学”,我对这个名字非常的喜欢,我对那些关注真实世界的人发自内心的尊敬,他们是不会用精神胜利法去罔顾真实发生的事情的。一切良知首先建立在诚实的基础之上,失去诚实,其人不堪共语。

一百多年过去,今天的中国,宗教界非但没有得到净化,反而更加恶浊。太虚大师在世时,极为希望把佛教从鬼神的宗教,改回成人的宗教,希望把成就人格作为佛教的终极追求。

不过这美妙的愿望,显然是没有实现的。虽然今天多数寺庙都在打着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的旗帜,但是这种旗帜也不过一个吸引信众的幌子而已,用各种办法把信众诱入后,寺院里宣扬的佛教仍然是鬼神和神通的佛教。

几乎每个佛教徒都在哀叹末法时代来临的同时,又自命不凡的认为自己是正法弟子。我明确表明,我本人不是正法弟子,不是佛教信徒,末法时代,正法师父都没有一个,何来正法弟子?

那些动辄诅咒批驳佛教的家伙,一面吹嘘佛教是如何如何的慈悲为怀,宽容一切,一面咬牙切齿的谩骂和诅咒批评者下地狱,真是自己打自己脸。我所了解的佛学的精髓,和这种伪佛学完全不一样。

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不犯十恶(十恶者,身三,口四,意三者。身三者,杀盗淫;口四者,两舌、恶口、妄言、旖语;意三者,嫉恚痴),能不能持戒忍辱,做不到就别扯什么正法弟子和信仰了。

观摩中国宗教(我这里只说了佛教,并不是只有佛教)三十余年,我的切身感受,眼下的宗教界,就是最大的传销组织。我向来畅所欲言惯了,看不惯的,愤懑不平的,可以泄愤,可以谩骂,可以诅咒,可以从此对我恨恨不已,可以嗤之以鼻,鄙人一概不在乎。

只是在你们留言抨击之前,撒泡尿照照你们自己的尊容吧!我打心底里鄙视那些言行不一、虚伪、做作和自欺欺人的人!一个人说得到有个屁用,若真坐下来搬书袋子辨论,谁的口才比谁差?关键是要做得到。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