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试验化脓灸的经历

这也是我曾以怀慈居士为笔名撰写和发布在新浪博客上的一篇旧文,整理于此。

先慈在世的最后一个月,一位泸上的民间医生慨然以其治癌多年的秘法相传——化脓灸。

此前我从一针灸医生处学过艾灸,但于化脓灸未曾亲试过。故逡巡而不敢试用于先慈身上。先慈满七后一天,我突然想起化脓灸一法,于是在自己的左手上做试验,我的左手手腕有一腱鞘囊肿,已经有鸡蛋黄那么大了。此前曾用过我们本地用来敷无名肿毒的草药(据家父辨认,认为是一枝黄花)敷过,翌日即起泡,但是囊肿丝毫未损。此次尝试化脓灸,采用的是隔姜灸(灸的壮数已不记得,大概有一二十状,因为当时一边灸一边看书,疼痛难忍时就会将艾团远离一下,不曾留意过壮数),灸完后起了一个大水泡。当天我让父亲在村子里的一棵皂角树上采了几株皂角刺,我忍痛用皂角刺在自己的囊肿上刺了四处,直刺得鲜血直流。第二天灸处即开始生灸疮,并流脓。一直延续到今天(过了大概二周)还在流脓,而此前坚硬无比的腱鞘囊肿不但变软,而且日见其小。原来因为腱鞘囊肿过大而造成的左手手背疼痛乃至牵引至小指和肩尖的症状全部消失。

针灸在《黄帝内经》中占有超过一半的篇幅,历代医家都重视灸法,在《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中多处提及针灸。千金方中甚至有“若要安,三里常不干”(三里即是足三里,常不干,即是灸疮常往外排脓)。就连孟子都曾说过“七年之病,求之三年之艾”(久病要久灸的意思)。在当代名医裘沛然的著作中,裘沛然曾多次提过要重视灸法。并举了一个他自己亲见的风湿痛病例,该病人风湿痛多年,被一民间医生用“着肤灸”(化脓灸中最霸道的灸法,不用隔任何东西,艾火直接接触皮肤)灸其膏肓穴,灸后膏肓穴处灸疮长达半年之久,常常流脓。但是经此一灸,他的风湿痛也彻底痊愈了。
  癌症在中医,隶属疮疡科和外科中的“痈疽”(浅者为痈,深者为疽),在陈实功的《外科正宗》和薛立斋的外科学著作中,都非常提倡用化脓灸治疗此类疾病。灸法常有急救之大功。

但历代医家也有不少对艾灸持批判态度的,外科全生派的创始人王洪绪就是其中的一位,甚至《伤寒论》的作者张仲景也常指灸为误治(不过多指以灸发汗对伤寒病人而言是误治)。

一般不了解化脓灸的人一听说化脓灸都会直感该治法很痛苦。但我本人的体验是这也不见得有多痛苦,灸的时候特别疼痛时暂停一下,不会有太多痛苦。灸后化脓了只是生活会略有不便,因为常常有一灸疮在那里往外排泄分泌物,看起来似乎挺脏,但是并不疼痛,只是有些痒,痒的时候一般是因为灸疮内有脓,将脓挤出来就不痒了。化脓灸和一般的出脓情况不一样,绵延的时间很长,但最终是不会留下疤痕的。比如我这次经过两个星期还没见灸疮有彻底愈合的迹象。这种缓慢的排毒过程,一般人体都是承受得了的(因为灸疮一般不会很大,顶多指甲面那么大)。我没有亲自试验过对肿瘤进行化脓灸。但就我对我自己的腱鞘囊肿进行的化脓灸的观察,化脓灸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倘若肿瘤化脓成功,相信也会一天天缩小。我现在颇为后悔自己当初的逡巡的态度,倘若当时我即用自己做试验来试试化脓灸,或许先慈还有一线生机。

有心用化脓灸治疗肿瘤的朋友,不妨看看陈实功和薛立斋的医著。按照书中的方法试一试。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